如果你身邊有個擅長指責的人,你只需要這么做…

上傳時間:2017-11-29

世界上所有的行為只有兩個目的——「表達愛」或「索取愛」。

無論你或你身邊的人在做什么說什么,看起來多么的過分多么不可理喻,歸其根本,這里面的動機,不是在給予愛,就是在索取愛。


而根據量子糾纏原理和關系的互動疊加法則,一旦一個人A開始表達愛,另外一方B也開始表達愛,B給予越多,A也開始給予更多,因此進入給予愛的正向循環。
反之則進入索取愛的負向循環,A索取,B就索取,然后A索取更多,B就索取更多,周而復始。直到其中有個人開始成長,找回智慧,不再參與玩這個游戲。 關系里所有讓你感覺到難受痛苦的只有兩個原因,并且它們常常同時發生。
對方在向你索取愛,并且你不愿意給。你在向對方索取愛,但對方不愿意給。 愛的表現形式有很多,例如:理解、陪伴、肯定、欣賞、關心、贊美、支持…
那么索取愛的表現形式有:抱怨、諷刺、辯解、指責、討好、批評、控訴等等。 不愿意給的理由歸根結底就兩種:>我認為不夠,給不出來,我期待對方給我。內心的聲音大致是這樣的:憑什么要我給他愛啊?我都覺得我不夠被愛呢!為什么他不給我呢?應該他給才對。
對對方有評判,不想給。內心的聲音大致是這樣的:我看這人不順眼(我就是看不慣他這樣的行為),我不想給他愛。我就不讓你如愿以償,我要讓你知道你這樣是錯的。 這里的愛是一個大范疇的統稱,大家可以自行帶入你目前的個人主題,例如:憑什么要我給他理解啊?我都覺得我不夠被理解呢。 有讀者留言說TA的媽媽常常指責自己的話是:你這也不會,那也不會,你看你有什么用。我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這種指責就是典型的對愛的索取。這個媽媽內在自我價值感很低,力量不足而產生很多恐懼。
這種恐懼演變成對未來的焦慮,對他人眼光的敏感自卑,而這份恐懼就變成對旁人的索取,表達出來大概就是: 我其實很軟弱,很多不確定的事情都會刺激我,讓我焦慮慌張,我很需要安全感,而你表現的穩定、可靠、完美會帶給我安全感,我很需要你為我做這些。

并且我不想讓你知道我是膽怯恐懼的,我通過憤怒和責備的方式來掩飾我的軟弱,因為至少責備會讓我看起來比較強大。 攻擊是一種憤怒的能量,憤怒是一種次生情緒,是為了掩飾內心底層更為精微的情緒。



例如,尷尬,無力感,委屈,慌張,焦慮等感受,通常這些感受當事人都不喜歡,也不想面對,更不愿意表達,他們通常會把這個情緒演變成憤怒釋放出來。
甚至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那些更早期精微情緒的存在和那個演變的過程。 給大家講一個我和我先生的故事。
好幾年前的一個夏天,就和現在差不多,挺熱的。他出差了兩天。
結果他走的第二天家里空調就壞了,我就給他打電話,問他,空調壞了,我是直接打電話叫人來修還是等你回來看看。
他說我明天下午就回,你們今天就在另一個房間睡,我回來看看是怎么回事。我說好。
他回家之后休整了一下,就搬了個梯子去弄空調了,嘿咻嘿咻搗鼓了幾十分鐘,滿身是汗,結果空調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他越弄越煩躁,最后徹底放棄,從梯子上爬下來。我問他怎么樣,弄好了嗎?
結果,他皺著眉,劈頭蓋臉就對我說“我在家天天用空調都沒壞,怎么我剛走,你就把空調搞壞了!?”
我一聽就爆了,又委屈又生氣,心想,這么說太過分了吧,空調正好這個時間段壞了,只不過我碰上了,關我什么事!
我張了張嘴剛想反駁,突然看到他滿頭的汗珠,過去上課成長這么多年所帶來的改變在這一刻又發揮了作用,在我還沒有做出反應之前,瞬間有一個清明的覺察進來。

我意識到這一刻先生攻擊的并不是我。


他因為修不好空調,而體驗到了強烈的挫敗和無能感。
而這種感覺,是他并不想面對的,也不喜歡的這個修不好空調顯得很無能的自己。
所以他把這種感覺用指責掩飾過之后丟出來給我,因為指責的自己至少看上去比較有力量。
那一刻這個內在的過程我看的清清楚楚,就像上帝俯瞰人間一樣了了分明。
我知道,他的憤怒其實和我無關,并且他這一刻需要的是理解和安慰。當看明白這些時,我的憤怒瞬間就散去了。
當然我寫出來是很長一段,但是當時這個過程大概就1、2秒鐘。
所以當他氣勢洶洶的對我說“我在家天天用空調都沒壞,怎么我剛走,你就把空調搞壞了!?”時,我呆呆愣愣的看著他2秒鐘(這個過程內心在快速的覺察和轉化)。
然后“噗呲”一聲就笑了出來,我抬手擦了擦他額頭上的汗,說,你又不是藍翔技校畢業的,空調弄不好就算了,你有那么多地方都那么牛掰,不用把時間花在這種小事上,一會兒我們打電話找真正的技工師父來修。你趕緊喝點水休息下吧。
那一刻我感覺到,剛才被用來掩飾憤怒而撐得鼓鼓硬邦邦的先生好像突然漏了氣一樣,瞬間就變得柔軟下來。
然后他的覺察也回來了,他很快意識到自己剛才的模式,說:對不起,我剛才修的不順利,自己很煩躁,把氣撒到你身上了。
我說,我知道,沒關系,剛才有一下下不舒服,但我知道你不是針對我的。然后我們就給了彼此一個大大的擁抱和親吻,(此處省略一千字肉麻情節)…
因為有一個人開始改變自己的自動化反應,快速的把覺察帶進來,本來險些變成一場戰爭的情節就變成一個讓彼此更加親密和真實的甜美的故事。 試想一下,如果那一刻我喪失了自己的覺知,任由自己的自動化反應發生會怎么樣?
他對我說“我在家天天用空調都沒壞,怎么我剛走,你就把空調搞壞了!?”
我說“你有毛病吧,這種事兒能怪我嗎。你有本事你不也沒把空調修好嗎?”(狠狠一戳,正中靶心)
他被戳中了正想掩飾的部分,更生氣了“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電器插頭用完要拔掉,你就是不改,你要不這樣空調能壞嗎?我出差累的半死,回來都沒休息一下就修空調,你什么態度!”(控訴)
我看他翻舊賬更生氣了“又不是我要你自己修的,是你自己說不用打電話的,自己愛逞能怪誰啊!”(再狠狠一戳)
……
有沒有覺得這段對話很熟悉親切?
好,我就不繼續演繹下去了,因為如果繼續這么吵下去,可以把三個月前的事情,半年前的事情,五年前的事情都扯出來。還會把孩子,把你媽,你姐,你哥你妹你大爺…這些有的沒的都扯出來。
所有那些吵架吵得天翻地覆的人,到最后你問TA,你們當時是為什么事情開始的,絕大多數人都不記得最初是怎么吵起來的。
因為吵的根本就不是那個事兒,吵得的是態度,吵得是自己內心沒有被滿足又無法真實言表的對愛的渴求。 所以面對這種類型的指責時,你要做就是洞察出對方這一刻想要的是什么,給出對方需要的理解,感激,支持等就行了。 但如果你內心的鉤子比較多,很容易被別人勾到,哪怕不是指責,只是無心的一句話都可能上趕著不屈不撓的把自己的鉤子掛上去。 對方的指責和你的感受本質上也沒有任何關系,都取決于你做怎樣的選擇。而自由選擇的力量就在你內心深處,你需要把它找回來!

閱讀:1541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