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案事件的背后:心理上的貧窮和扭曲,才是真正的原罪。

上傳時間:2018-08-31

這幾天,朋友圈都在被“溫州女孩滴滴打車被殺”事件刷屏。想寫文章痛斥滴滴一千回,又想寫篇“當代女性(孩)自保指南”,可轉念一想還是放棄,因為這些已經被寫得太多了。決意寫下此文的原因,是當我注意到兇手鐘某的成長介紹時,感到一絲寒意:

●  留守兒童:家庭貧困,7、8歲開始由爺爺奶奶帶大,父母在浙江打工;
●  受教育程度不高:初二因成績不好輟學;
●  性格內向:同村人表示他從小人老實內向;
●  成年后,生活不順:犯罪前,多次創業失敗,在20多家網絡金融平臺均有欠款。

但我內心的這絲寒意,絕不是來自對兇手的任何同情與可憐。而是感覺近年來,“留守兒童”“無業青年”這幾個字高頻出現在各種社會惡性事件中:


而寫下此文絕沒有任何想幫滴滴洗白的意思,三個月內,兩起命案,滴滴作為平臺方責無旁貸!兇手身為一個成年人,也更是“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不管他有多窮多慘,都不是諒解他罪行的理由。我們都知道,很窮很慘的人很多,但不一定會做出同樣行為,留守兒童也很多,長大后不會都去犯罪。

一切都只是概率性事件,偶然事件。
但如果你們知道如今以及未來,這個留守兒童犯罪率的基數有多大,這些農村孩子現在的真實狀況是如何,是否還會覺得這只是偶然?


1、早在2013年全國婦聯發布的《中國農村留守兒童、城鄉流動兒童狀況研究報告》就指出,中國農村留守兒童數量超過6000萬,其中79.7%由爺爺奶奶或外公外婆撫養,13%被托付給親戚朋友,7.3%處于不確定或無人監護狀態。

而在去年,我了解到,一名來自美國斯坦福大學的經濟學教授羅斯高,在研究中國未來勞動力質量的過程中發現:

由于城市出生率不斷降低等原因,如今中國一半的新生兒,也就是未來中國一半的勞動力,都是出生在農村!


也就是說,未來國內農村留守兒童的規模占比,會遠遠超過現在。

我在網上隨便一搜留守兒童犯罪,很痛心地發現這類群體犯罪率特別高。


回到此次滴滴案兇手鐘某, “初中輟學“”父母很小就出外打工就,跟著老人長大“留守兒童成長經歷,我們會發現,農村孩子居高不下的犯罪率,與農村留守兒童們居高不下的的輟學率以及急需關注的心理狀況,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2、我去年12月和今年5月,分別去了貴州和云南的山區為兩所貧困小學捐贈圖書室,而這些學校里的孩子差不多三分之二以上都是留守兒童。在這次云南的學校里,我注意到一個五六歲的“怪”孩子。他總是一個人坐在教室外,衣服臟臟的,眼睛總是直愣愣地看著遠方。

其他孩子告訴我“他有自閉癥”,但和校長聊天才知道,其實不是,孩子只是太內向,交流困難。

原來孩子爸爸不管這個家,媽媽在外打工,好幾年都不曾回來,家里只剩年邁的奶奶,照顧自己都有困難,更別說顧好孩子了。從媽媽走后,原本就有些內向自卑的孩子,就變成了現在傻傻愣愣的樣子。

我幾次走到他身邊,蹲下來,想給他餅干,想和他說說話,他卻總是用一種混合著敵意、害怕、無助的眼神,警惕著我。

校長告訴我,孩子不理解父母,討厭父母都離開他,卻又無比渴望父母回來看他。因為性格怪異,成績不好,學校里的孩子都不太喜歡他,他也總覺得別人對他不好。

回來之后,那孩子的眼神讓我久久難以忘懷。那么小的孩子,心里就對父母、對周遭埋下了那么多莫名的恨和痛,成績不好,即使初中讀完,都不知道還能不能上得了高中。

我祈禱他能平安,能快樂,他的父母能回來,但似乎又更清楚,這樣的孩子,上完初中恐怕都很難,如果早早輟學,沒文憑、沒愛、沒錢,卻又帶著恨,帶著從6、7歲開始伴隨的孤獨、嘲笑,成年后,他又將如何對待這個世界?

也許有人會問,如果這些出生農村的孩子跟著打工的父母來到城市呢?

前幾天澎湃新聞出了個新聞,蘇州一所以外來務工子女為主的民辦小學因校舍被騰退,800名學生被整體安排到附近的公辦重點小學念書,卻遭到公辦重點小學眾多家長的反對,認為搶占了學校資源。無奈之下,學校只能在校園內用鐵柵欄將兩所學校隔離開來,對安置過來的800名學生進行“單獨管理”。

即使到了城市,呆在了父母身邊,這些農村孩子在社會依然無法得到應有的尊重和愛護。

心理上的貧窮和扭曲,才是真正的原罪。


3、想起之前還看過一則新聞,2000年,在南京,有一個來自德國的普方先生一家四口之家慘遭滅門,兇手是江蘇北部沭陽縣的四個無業青年。

當晚,這四個青年在普方家中行竊,被普方發現,也許是語言不通,也許是發生了爭執,慌亂之中,這四個年輕人選擇了殺人滅口。最后,這四個兇手被抓獲,結局當然是 “殺人償命”。


但從德國趕來的普方先生的母親朱莉亞在庭審中卻被一個細節觸動:這四個從小生活在蘇北農村的青年,從小沒有接受過良好教育,進入社會后,也沒正式工作,就是打零工。

朱莉亞認為,如果他們有能力掙錢,就不會去行竊,也許,悲劇就不會發生了。她對媒體說道:“我覺得,他們的死,并不能改變現實”。

于是,朱莉亞太太和南京當地的一些德國人,共同設立了“普方基金”,資助蘇北貧困地區兒童上學。而他們資助的地區,就是那四個無業青年的家鄉。朱莉亞認為,這是紀念兒子普方一家,最好的方式。截止2013年的數據,普方基金會已經累積幫助了江蘇、安徽兩省19所學校的600多名貧困家庭學生。

除了教育上的支持,朱莉亞太太還會定期帶志愿者探望這些孩子,給他們送去心理上的關懷,讓這些留守兒童知道:這個社會,還愛著他們。

朱莉亞太太所做的一切,絕不是為犯罪份子鳴冤,

看到一位網友評論,細思極恐:“隨著幾千萬留守兒童的長大,有著幾千萬的“窮”光棍,“窮”在物質和心理的雙匱乏,當一無所有,沒什么可失去時,有多少人能把持住人性暗面?”

在普方基金的網站上一直放著一句話:“教育,成就一生”

一個受到良好教育的人,才有足夠的能力去在這個社會上自給自足,足夠的清醒的思維去判斷是非對錯;而一個被好好愛過的孩子,才會在艱難的生活和黑暗的日子里,保持對他人的善,對生活的希望。

兇手是過去,不值得同情。但孩子是未來,值得我們去呵護,值得這個世界溫柔相待。

閱讀:1091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官网